<xmp id="q680s">
<code id="q680s"></code>
菜單
山海牽手 不忘初心——閩寧對口扶貧協作20年紀實

山海牽手 不忘初心——閩寧對口扶貧協作20年紀實

2016年7月20日,來源:寧夏日報

http://www.nxnews.net/sz/nxdj/201607/t20160720_4096643.html

百萬群眾的追夢之路

? ? ? ? 一

福建省藝術團帶著地域特色鮮明的大型歌舞節目《山水依依閩寧情》來到銀川,為寧夏觀眾送來了遠方的祝福和情誼。

 

在鹽池縣王樂井鄉曾記畔村,孫玉珍一家過得相當困難,常常吃“白水撂鹽”。所謂“白水撂鹽”,就是沒米、沒面、沒油,把鍋坐上,火打著,放一把鹽,倒點醋,把水往上一盤,就這么吃。

沒有米,問別人借,糧食打下來了再給別人還,種上一年糧食不夠一年吃。

2006年,村里成立了金融互助社,鼓勵大家貸款養羊、做生意。孫玉珍一開始并不在意,后來看到很多人都去貸款,她也決定試試。

第一年她只貸了1000元。第二年,她貸了5000元。緊接著她又貸了1萬元。因為羊漲價了,一只賣1000元。第三年,她貸了3萬元?,F在她家養了120只羊。孫玉珍家種的糧食這兩年完全沒有收成,她說:“前年冰雹把一人高的蕎麥全打死了。去年種玉米,天旱沒下雨,玉米沒收上?!别B羊,是她家的生命線。

曾記畔村黨支部書記朱玉國說,2010年前,全村像孫玉珍家這樣的貧困戶有385戶,現在減少到了180多戶。5戶人家正在村委會圍著朱玉國簽訂一個重要協議。他們臉上洋溢著笑容,互相指點著。當提筆寫下自己名字的時候,他們臉上凝固為一種鄭重和期待。這5戶人聯合從村里的互助社貸了5萬元,用于養殖灘羊。

2012年,寧夏扶貧辦聯合黃河銀行,將財政資金和閩寧扶貧協作資金整合起來放進資金池,通過資金擔保的放大效應,利用資本之手帶動更多的社會資金進入扶貧主戰場。鹽池縣共有102個行政村,閩寧協作創立的金融互助社,現在已經發展到93個。

朱玉國是地地道道的農民,但他作為這個金融模式的操盤手,儼然成了專家。他說:“輸血式扶貧,你年年給兩千,給五年還是貧困戶。兩場麻將,兩場酒,舊衣服換身新衣服就用完啦。把這些錢變成有壓力的,貧困戶就不敢這么弄了,就要想辦法賺點錢呢,不賺錢到年底咋還呢?!苯o錢給物,不如給個好機制。這是根本的改變。

“采取五戶聯保,戶戶必須誠實守信,不然要牽連別人呢。聯來聯去,跟不上別人的發展臉上也無光?!背闪⒒ブ缰?,村上沒有將政府注入的資金分給農民,而是以四比六的比例配股,老百姓出四,政府配六,1000元一股。要貸款,先入股400元,再貸1000元。第一次實施的時候,互助社賬上有8萬元,卻貸不出去?!耙驗橘J了還要還呢,一度沒人敢貸。后來大家通過貸款發展生產,都嘗到了甜頭。貧困戶貸款,村干部幫著擔保,到年底,這幾戶還錢比誰都快。寧叫牛掙死,不叫車翻了。窮人沒有想當乞丐的,也想發家致富呢?!敝煊駠榫w激動地數說著村里每戶人家的狀況,為他們盤算著,他手里似乎掌握著點石成金的法寶?,F在曾記畔村老百姓貸款總額已達1815萬元,其中貧困戶貸款1130萬元,基本是家家貸款。除了扶持養羊,村民創業搞運輸、餐飲等第三產業也可以貸款。這些貸款都由村里的400多萬元互助資金作為擔保?!皣邑斦Y金和閩寧協作資金畢竟有限,社會定點幫扶資金、募捐資金、慈善資金、企業資金……我們是各種資金都往互助資金里面放?!背:2ㄕf,這種模式對社會資金的吸引力特別大。朱玉國說:“這是為老百姓量身打造的金融扶貧模式,民管、民用、民受益,發揮老百姓監督和管理的作用?!贝迕駛冃袆悠饋砹?,走上一條追夢的路。他們受到激勵和鞭策,不等不靠,夢想中的美好生活,用自己的雙手可以創造出來。自己造血,奇跡就會發生。扶貧濟困的最高境界,不是給予,而是引路。

  二

在西吉縣城30公里外的黃土群山之中有個震湖鄉。20年來,一批又一批的勞動力從這里去了福建?,F在,許多從大山里走出去的人回來了。他們開始在山溝溝里興辦企業,發展產業。短短三四年時間,這里已經形成了產業集群,叫“閩寧返鄉農民工創業園”,成規模的經營實體有73家。最早提出興辦這個創業園的人也是從福建回來的,是當地派到莆田市江口鎮掛職副鎮長的干部李曉東。

孛云峰(左)和王國寧在長毛兔繁育基地觀察兔子的生長情況。

7月17日,固原市原州區閩寧對口扶貧協作受益村姚磨、閆堡等村萬畝冷涼蔬菜基地翠色欲滴,西蘭花、西芹等長勢喜人。原州區發揮特色農業優勢,已建成高標準冷涼蔬菜示范基地10個、設施蔬菜園區31個,帶動當地農民種植冷涼蔬菜25.8萬畝。今年,預計蔬菜總產量98.29萬噸,實現產值15.65億元。

先來看看幾位返鄉老板的經歷吧。

南國強,2004年去福建德興電子工廠打工,從一個普通工人成長為車間主管。2013年他回家鄉聯合10戶村民創辦了黑山羊養殖合作社。

張敬揚,1996年考入寧夏大學,但因家庭貧困,大二輟學。1997年,他跟隨政府組織的勞務輸出隊去福建打工,在一家電子廠當工人。幾年后去青島打工。2013年他和弟弟一起創辦天合家庭農場養殖珍珠雞,同152戶散養農戶結成合作社。

牛彥維,1995年到武漢做建筑工人。2000年去莆田市,在鞋廠、電子廠、水電安裝公司打工。2013年創辦犇牛木業和博怡塑業,加工板材,回收加工塑料殘膜。

他們都是在福建等地打工積攢了資金,掌握了技術,積累了經驗,開拓了眼界,再回來創辦企業,成為帶動當地群眾致富的領軍人物。

黑山羊養殖合作社開始只有10戶社員,現在已經帶動2600多戶,建成四個養殖分場,每年可出欄優質黑山羊種羊1.2萬只。南國強為震湖鄉、田坪鄉、興平鄉12個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共發放基礎黑山羊母羊4738只,他們出欄的黑山羊,合作社以保護價進行收購。

張敬揚的天合農場,2015年珍珠雞飼養量達10萬只,年孵化育雛能力達到200萬只以上,年產珍珠雞蛋500噸。示范帶動全村及周邊2000多戶村民共同養殖,戶均增收4000元。

牛彥維的博怡塑業,每年回收廢舊農膜、廢舊塑料2000噸,加工銷售再生塑料顆粒1000噸,既變廢為寶又消除了白色污染。犇牛木業年加工板材10萬張,安置貧困勞動力200多人。

這群人帶回來的觀念和技術,打破了當地傳統的生產結構,將昔日的環境和資源劣勢創造性地扭轉成為獨特優勢。這種專業合作社帶動農戶、大手拉小手的模式,系統性地重新組合了產業鏈。

第七、八、九批福建援寧掛職干部和寧夏各級黨委、政府將產業開發作為扶貧重點,第九批援寧干部更打造了互聯互通的平臺,閩寧兩地資金、資源、人才快速流通,工業化的觸角已伸入黃土高原腹地,西海固的產業基礎已被夯實。當本地資金和閩寧協作資金注入進來,縣鄉一級的產業結構不可避免地整合進全國乃至全球的產業鏈。

震湖鄉發生的產業故事,是扶貧開發的必然結果,但也充滿了戲劇性的細節。

去福建掛職的震湖鄉黨委書記李曉東一回來,就急切地想把學到的發展新思路付諸實施。他動員鄉親們發展產業,但是鄉親們顧慮重重,根本就不跟他的思路走,一片反對之聲。

明明是路,為何走不通?李曉東痛定思痛,發現自己的切入點錯了。他想到了思想相對超前的返鄉者。

“先找幾個人讓他們示范,讓他們賺錢,老百姓眼紅之后,觀念可能會轉變?!彼袜l干部給返鄉者做工作:“你們搞產業,鄉上在資金、貸款上支持你們?!狈掂l者們心里并沒有底,但是大多躍躍欲試。養什么?種什么?這些返鄉者和農牧局專家一起去新疆、甘肅、青海等地考察種養業。在隴東,他們發現了黑山羊;去廣東,他們又考察了珍珠雞……然后少量引入,做試驗。窮鄉僻壤辦工廠,在鄉親們眼里無異于癡人說夢。有人調侃,“震湖鄉”變成了“胡整鄉”……但“閩寧返鄉農民工創業園”還是在山溝里萌芽了。第九批福建援寧掛職干部領隊陳星敏銳地發現了這個變化,果斷地予以支持,閩寧協作資金強有力地催生了這個新生事物。

幾年下來,發展潛力被釋放出來了,這些返鄉者整出了硬道理。

貧困地區的內生動力和群眾的創造力,一旦被激發出來,發展潛力將不可限量。

  三

當人被放置到產業鏈上的時候,不管你身在何處,即使是內陸深處的西海固,也能接收到地球另一端的訊息。

那個走出西海固的小女孩王國寧,在福建工作兩年之后,學會了上網,認識了很多字。她從網上看到一條河南省鄭州市的招聘信息,每月工資3000元,比她當時的薪水高一倍。她辭職了,一個人遠赴鄭州。王國寧去的是河南舞陽縣一家長毛兔養殖場。這是一家很大的企業,那么多人正忙著剪兔毛呢。她在這里一干就是4年?!霸S多人來了,干干就走,吃不了苦。那時候養殖場兔子有3萬只了,我天天在兔棚里面,一個棚一個棚地忙,每天收工都到晚上10點多了?!鼻寮S、加工飼料、喂料、打防疫針,所有的活她都干,所有的技術她都會了。她的工資漲到每月七八千元。這個養殖場有兩個分場,平時老板忙不過來,就把老場交給她管。孛云峰不滿足于在閩寧鎮做水泥預制板和養羊了。他從扶貧辦了解到兔絨產業很有前景,便拉上村里的8個人出去考察這個產業和市場。這幾個人對他描繪的前景將信將疑。在韓國一家毛紡廠,他們了解了兔絨的加工過程和生產線。韓國人問:“你們有兔絨嗎?有多少我們都要,48萬元人民幣一噸?!彼麄儽惑@著了。他們又到山東省臨沂市考察一家韓國毛紡加工廠。加工廠老板鼓勵他們早點投身兔絨產業,膽子要大一點。一路上的所見所聞,令他們信心大增。銀川市扶貧辦協調黃河銀行給他們提供貸款,他們率先在閩寧鎮將兔絨產業做起來了。孛云峰的養殖場占地150畝,總投資1000萬元。他免費給鎮上農戶提供土地、長毛兔、飼料、技術培訓,農戶只需自己建溫棚,由孛云峰統一回收兔絨。但農戶們仍舉棋不定。孛云峰說:“這是很多人看不起的產業、想不到的產業。很多農民認為一只羊才產一斤絨,一只兔子怎么也能產一斤絨?”孛云峰帶著兔子,一邊給農戶們講兔絨產業的前景,一邊剪兔絨現場稱,大家信了。在福寧、園藝、武河村,有30戶人愿意和他一起干。孛云峰辦事風風火火,帶上大家一起給各家的養殖場選址。一路上,他不停地給大家念叨一句話:“小兔子,大產業;兔乖乖,賺錢快?!彼f,這是福建援寧掛職干部教他的。

 

人心是最大的政治

  一

在海原縣的崇山峻嶺里,有一所偏遠的小學,叫七百戶希望小學。七百戶村的東鄉族村民丁學武說起送孩子們上學的那些事,悲從心起,眼淚直流。第一件事是,他讓二女兒回家幫媽媽干活,不上學了。孩子一聽,頓時哭了。他特別揪心,“沒辦法,確實沒辦法,兩個孩子都上學,我實在是供不起??!”第二件事是,大女兒讀中學的時候,一次離家去學校要兩元錢的路費。家里找不出兩元錢,他到處去借,一天下來也沒有借到,孩子走不了,急得直哭?!拔腋杏X這兩塊錢快要把我逼死了……”在貧困地區,教育總是站在最痛的位置,也一定是站在最關鍵的位置。今年,丁學武的大女兒和二女兒都考上了大學,兩個孩子都是從七百戶希望小學畢業的。她們上小學、中學、大學都得到了福建幫扶資金的援助。家徒四壁的丁學武如釋重負,他感覺有人推了他一把,他才挺過來?,F在,他雖然苦著累著,但心里充滿希望。在海原縣李旺希望小學,豎著一塊閩寧協作紀念碑。這所小學現有學生546名。老師們說,學校畢業的孩子,后來40%上了大學。有兩位大學畢業后回到李旺希望小學做老師。其中一位叫馬曉霞,教語文、品德、社會等課程。馬曉霞說:“我上小學是由福建資助的??即髮W時,我就想將來當一名教師,用知識回報社會?!?0年里,一批又一批福建支教老師來到寧夏,他們和當地的老師一起,像是黃土地上虔誠的播種者,越是貧瘠,越是耕耘。他們堅信,在下一代人身上做一點改變,天地就會改變。2005年春天一開學,在同心縣窯山鄉支教的福建教師陳坤玉發現,教室里少了好幾個熟悉的面孔,心里不由得一沉。他翻山越嶺,頂著寒風徒步走了幾十公里,去了崾峴村,去了鄰鄉吳家堡村,用無數個理由,勸說家長讓孩子們讀書,給孩子們一個全新的未來。最終,他把輟學的孩子全帶回了學校。

早在閩寧協作之初,習近平就把教育扶貧作為幫扶工作的重點來抓,并部署了動員社會力量幫扶的工作。習近平在閩寧對口扶貧協作第三次聯席會議上指出:“扶貧扶智,科教先行。福建將繼續幫助寧夏貧困地區搞好教育設施建設和發展教育、衛生等社會事業,興辦更多的希望小學,讓更多的兒童重回校園?!?/p>

1997年,福建考察團經常會在西海固農村看到這樣的情景:很多孩子特別是女童沒有錢上學,但她們渴望上學,于是就趴到學校教室的窗臺上旁聽。

“在隆德縣楊河鄉調查時,我們很奇怪,這么多小孩跟著我們,卻不去上學。我們走到哪兒,小孩跟到哪兒。我們決定了解一下這里的失學率有多高,結果是34%!”林月嬋回憶。她當時說:“我們能不能設立這樣的項目,專門救助失學兒童,我們把學雜費解決了,讓他們重返課堂,哪怕其他項目少扶持點,這是孩子一輩子的事?!焙髞硪豁楅}寧對口幫扶項目在寧夏實施,叫“萬名失學兒童救助工程”。20年過去了,受到幫助的孩子豈止萬名!受到影響的豈止一代人!福建省累計向寧夏派遣支教老師17批1000多人次,幫扶或援建各類希望小學236所,救助貧困家庭學生13.5萬人。

教育不只要投入真情和愛心,還要投入資源和資金。教育改變的不只是一個人的命運,更能改變一個家庭的命運;教育不只是改變一代人的命運,更能改變一個時代的命運。

  二

20年閩寧協作,寧夏的發展劇本已經被改寫,孛云峰、王國寧、孫玉珍、丁學武、張明云、王金滿、南國強、張敬楊、牛彥維等無數人的命運已經被改變。

后來,孛云峰來到河南舞陽那家長毛兔養殖場考察,和王國寧不期而遇。王國寧說:“一聽是家鄉的口音,我就問孛云峰是哪的人。說來說去,我們是一個地方的。他問我爸叫啥,我一說,他竟然認識?!蓖鯂鴮幈回迷品逭埖介}寧鎮一起創辦合作社,帶領當地幾個村的幾十戶農民一起發展兔絨產業。一天,孛云峰養殖場的十幾只兔子生病了,凌晨五六點,孛云峰聽兔圈里有動靜。起來一看,原來是王國寧從外地連夜趕回來,正拿手電筒照著給兔子挨個打針呢?!拔铱戳?,哎,有好多好多說不出來的感覺?!必迷品逭f不出來的感覺,只有像他這樣從西海固走出來的人才會懂。在西海固有多少人像他一樣,沖破命運的枷鎖,走向廣袤的原野,在不可預知的未來尋找生命的意義。20年里,求轉變求發展,數百萬人尋求突圍。

一直向前,走出宿命之牢,到產業鏈上去,融入時代的大潮。

而現在,美好的未來已經一步步明晰了。

 

“這是一個戰略決定。先富幫后富,共同富裕,更有利于促進我們國家社會的穩定、民族的團結,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事情?!?997年4月,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福建省對口幫扶寧夏領導小組組長習近平接受寧夏媒體采訪時講了這段話。

閩寧兩省區的干部群眾用20年的時間,用一系列成就,驗證了這段話。這段話使“先富幫后富,共同富?!?,在這里破題;“兩個大局”戰略,在這里實現;歷史責任和民眾期盼,在這里契合。這段話體現為民族地區的發展與進步,體現為貧困地區的民心向背,也體現為各方資源和力量在廣袤大西北的風云際會。

20年來,先后有9批140名福建干部到寧夏貧困地區掛職,同時有15批244名寧夏的基層干部到福建各市縣掛職。20年來,閩寧協作把建立長效機制作為前提。

閩寧兩省區主要領導參加的對口扶貧協作聯席會議,年復一年輪流在兩地舉行。簽訂的協議和紀要均被不折不扣地落實。經濟、科技、教育、文化、衛生、干部培養……扶貧協作內容越來越豐富,層次越來越高。

建立聯席會議制度,實行市縣結對幫扶,互派干部掛職鍛煉,部門合作組織動員,市場導向企業投資……梳理閩寧對口扶貧協作的決策過程和發展大線條,我們發現,當初建立起來的協作機制不但從未中斷,而且越來越深,越來越廣,越來越好。

20年來,閩寧協作把解決貧困問題作為核心。

閩寧兩省區堅持以人為本,將幫扶重心由“物”轉變為“人”,圍繞“人”配置資源和設計項目。既關注眼前,也著眼未來。因人因地施策,一戶一戶拔窮根。將民生幫扶作為濟困救急的起點,將教育培訓作為長遠戰略的落點。將“人”的發展訴求作為目標,改變了一代人的命運,改變了貧困地區的整體社會進程。20年一代人過去,扶貧開發的影響將超越一代人,更加深遠,更加壯闊。

20年來,寧夏貧困發生率由1995年的55%下降到2015年的14.5%。在寧夏發生的變化,既驗證了均衡發展的真理,也體現了大時代銳意進取的強音。

20年來,閩寧協作把產業帶動作為關鍵。

閩寧兩省區成功實現了援助式扶貧向開發式扶貧轉變。依托自然條件和資源優勢,將東部沿海地區的產業批量轉移過來,在寧夏培育和發展了一系列特色優勢產業,以產業帶扶貧、擴就業、促增收。一個個產業集群,已經系統性地改變了西海固的生產結構和生活方式。

20年來,閩寧協作把改造生態環境作為基礎。

西海固制約人類生存與發展的生態環境,目前已經扭轉。打井窖、坡改梯、鋪地膜、小流域治理、退耕還林還草,天上水、地表水、地下水已經被充分合理利用,土地和人的關系得以重構。

20年來,閩寧協作把激發內生動力作為根本。

如何將輸血式扶貧轉變為造血式扶貧,是扶貧開發最重要的課題。閩寧兩地的扶貧干部創造性地發揮政策優勢,利用資本之手和市場規律,激勵和鞭策貧困群眾發展產業,主動參與產業鏈的生產與分配;鼓勵返鄉農民工創業,帶動家家戶戶參與發展特色產業,激發出蘊藏在當地群眾之中的內生動力。

在未來,一個堪稱典范的閩寧對口扶貧協作機制,將繼續推動閩寧兩省區在更深、更廣、更高的層面協作共贏,鏗鏘前行。

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說:“在習近平總書記倡導、組織、推動下,閩寧兩省區始終堅持‘優勢互補、互惠互利、長期協作、共同發展’原則,強化扶貧協作頂層設計,創新扶貧協作形式,提升產業扶貧協作層次,樹立了東西扶貧協作成功實踐的典范,取得了顯著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有力地促進了寧夏特別是西海固地區的經濟發展、民族進步和社會穩定?!?/p>

寧夏扶貧辦主任董玲說:“閩寧扶貧協作的成功實踐,在于高層重視、強力推動,在于機制健全、整體推進,在于民生優先、精準幫扶,在于共同發展、互利共贏?!?/p>

發展,是人類永恒的主題;消除貧困,是全世界的難題。

多少年的翹首企盼,多少年的艱難摸索,多少年的創新發展……我們用一代人的時間,結束了千百年來祖祖輩輩貧困的宿命,讓不適宜人類生存的西海固變成了希望之地,為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樹立了一個中國樣板,留給世界一個巨大的驚嘆。

閩寧協作20年的不斷探索,彰顯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這是中國特色扶貧開發戰略思想的偉大實踐,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扶貧開發的成功道路,是增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的鮮活例證。

如何評價閩寧對口扶貧協作20年的成就?

“情深若海,功高齊天?!?/p>

這八個字,鐫刻在李旺希望小學的閩寧協作紀念碑上。

  三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特別是在貧困地區。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必須時不我待地抓好扶貧開發工作,決不能讓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掉隊?!必毨У貐^的干部群眾,閩寧兩省區的千百萬人,將在第一個“一百年”到來的時候,用行動來實現習近平的這個戰略部署。在彭陽縣白陽鎮陡坡村,陳亮被村里評估為14戶建檔立卡貧困戶之一,他可以進入政府建設的黃牛養殖示范點養牛了。這個示范點進入了38個農戶,都是貧困戶。這里養殖統一、技術統一、管理統一,還能享受許多優惠政策。陳亮家困難的原因是,哥哥嫂子患癌癥去世后,留下了3個孩子要他撫養,欠下的30多萬元債由他償還。固原市原州區張易鎮上馬泉村的貧困村民王志俊會養蜂,扶貧辦給他補貼,幫助他擴大養殖規模。他養了20箱蜂,住上了新房。他指著房頂上的太陽能熱水器說:“我過去一年洗個一兩回,現在可以每天洗澡,幸福得很?!?/p>

通過一戶一戶地分析,一戶一戶地培訓,一戶一戶地配置貸款資金,上馬泉村識別的208戶貧困戶八成以上已經成功脫貧銷號。

2013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南湘西考察時提出了“精準扶貧”的思想。2015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提出了“六個精準”和“五個一批”的要求。

“六個精準”是指: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精準和脫貧成效精準?!拔鍌€一批”是指:發展生產脫貧一批,易地搬遷脫貧一批,生態補償脫貧一批,發展教育脫貧一批,社會保障兜底一批。

寧夏正在按照“六個精準”和“五個一批”的要求,用愚公移山的信念,穩步推進,決心打贏脫貧攻堅戰。

發展,是解決所有問題的關鍵,也是民族地區扶貧開發的關鍵。20年來,寧夏經濟社會取得了長足進步,群眾收入數倍增長。因為“發展”這一共同訴求,在社會鏈條上的回漢各族人民都感受到時代的巨變。

閩寧兩省區將以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為機遇,加強在陸上、海上、空中和網上絲綢之路建設方面的交流,推進云計算、云服務、互聯網等方面的合作。

閩寧兩省區將以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和寧夏內陸開放型經濟試驗區推進雙向交流;以“9·8”投洽會、中阿博覽會、海峽旅游博覽會等平臺,相互提供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行招商引資、經貿合作和旅游推介的便利條件。

閩寧兩省區將結成更多的共同體、聯合體,共同攜手,互利共贏。

在即將迎來第一個“一百年”的時候,我們還面臨著經濟社會轉型升級的歷史任務。

經濟快速增長、國力增強背后,轉型中的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凸顯。這一階段既是重大機遇期,又是矛盾增多、爬坡過坎的敏感期。經濟容易失調,社會容易失序,心理容易失衡,發展容易掉進 “中等收入陷阱”。

從量變到質變,并不是夢幻般的旅程。要發展,先要補齊短板。全面脫貧,全面小康,意味著西部的億萬人口一起產業化,這對脫貧攻堅提出了時間表。繼東部沿海地區之后,廣大的西部腹地將成為又一個持續增長的引擎。

而寧夏作為民族團結的典范、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重要戰略支點,向西握住阿拉伯世界,穿越亞歐大陸,將形成對外開放的“寧夏通道”。

當寧夏數百萬人的數百萬個夢都化為實現,西部數千萬人的數千萬個夢也不再是奢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將最終得以實現。

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實現發展的訴求,那時我們擺脫的不僅是貧困,中國人民也將跨過“中等收入陷阱”,形成一條獨特的“中國道路”,給世界提供一個可資借鑒的“中國方案”。

閩寧兩省區把示范引導、典型引路作為推動對口扶貧協作的有效舉措。目前,閩寧結對幫扶建立的1個示范鎮、160個示范村,經濟社會發展水平遠遠高于貧困縣(區)的其他鎮村。寧夏永寧縣閩寧鎮就是這樣一個典型。1997年,習近平同志提議建立一個以福建、寧夏兩省區簡稱命名的移民區,幫助西海固地區貧困農民走出大山、脫貧致富、奔向小康。兩省區經過認真選擇,把這個地方作為閩寧對口幫扶的平臺。移民區起步之初,有的農戶所有家當折合起來不足千元,經濟狀況可謂“赤貧”。20年來,福建幫助移民區大力發展葡萄、黃牛、菌草、勞務等特色產業,與寧夏共建扶貧產業園,已有6家企業落戶,投資3億元,帶動了農民就業增收和農業產業化發展。移民區從最初搬遷安置貧困群眾8000人的小村莊,發展成為常住居民6萬余人、回族人口占83%的閩南風情小鎮,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產業發展、民生事業得到全面提升。截至2015年底,全鎮移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搬遷之初的不足500元躍升到10361元,增長了20倍,群眾生活顯著改善,過上了過去想也不敢想的好日子。

扶貧先扶志。兩省區在結對幫扶中注重內因驅動,教育引導貧困群眾樹立“只要有信心,黃土變成金”的觀念,加大對貧困群眾就業創業能力培訓,讓貧困群眾依靠辛勤勞動改變貧困落后面貌。通過大力實施“陽光工程”和“雨露計劃”,持續開展勞動技能培訓和勞務輸出,累計培訓各類勞務人員17萬人,寧夏在福建建立5個勞務基地和3個勞務工作站,4萬多人在福建實現穩定就業,年均勞務收入超過10億元,貧困家庭可支配收入的40%來自勞務。寧夏西吉縣農民蒙忠鵬十幾年前在福建莆田一家電子公司打工,并牽頭從西吉往福州輸送務工人員。2004年他帶著在福建所見所聞所學回鄉創業,經過多年打拼,于2012年籌資100多萬元辦起了“小秋雜糧”專業合作社,如今,合作社年加工雜糧1500噸,輻射周邊5個鄉鎮2000多戶農民,有效帶動了當地農戶脫貧致富。

貧困地區之所以貧困,基礎設施落后、生產生活條件差是一個重要因素。閩寧兩省區始終把改善貧困地區基礎設施作為對口扶貧協作取得實效的重要突破口。閩寧對口扶貧協作實施以來,福建主動作為,因地制宜實施援建幫扶,先后投入近10億元資金用于西海固地區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建設。先后援建公路385公里,修建高標準梯田22.9萬畝,持續對20多個小流域進行綜合治理,幫助危房危窯改造2000多戶,在160個閩寧示范村修建了一批水利水保、農村電網、道路、廣播電視等設施,投入資金1.6億元,幫助寧夏新(擴)建學校236所,救助貧困家庭學生13.5萬人,援建醫療衛生院所323個,培訓教師7585人次。今日寧夏,隨處可見閩寧協作建設的移民新村、學校、醫院、道路、產業園區。

實踐證明,結對幫扶對象清楚、目標明確、責任具體,能夠集中力量辦實事,收到以點帶面的良好效果,是對口扶貧協作精準發力之策,有利于把東西扶貧協作落到實處,應長期堅持、持續推進。

三、咬定發展不放松,堅持產業帶動,增強了貧困地區自我發展能力

貧困地區自身生產力水平低是制約這些地區發展的主要因素。在實施閩寧對口扶貧協作過程中,兩省區牢牢抓住增強貧困地區自身“造血”能力這一關鍵,把發展特色產業作為提高自我發展能力的根本舉措,堅持以市場為導向,以產業協作為基礎,通過共建扶貧產業園、搭建合作交流平臺等方式,促進貧困地區優勢資源開發,帶動貧困人口長期穩定脫貧,走出了一條企業合作、產業扶貧、項目帶動的“造血”式扶貧路子。

閩寧兩省區注重開放優勢和產業優勢互補,推動市場化合作。寧夏以促進產業升級為抓手,主動融入國家“一帶一路”戰略,加強與海西經濟區的合作,不斷深化與福建在經貿、社會事業等方面的全方位協作與交流,進一步提升了對外開放水平。福建依托寧夏土地、光熱、電力、勞動力等資源優勢,推動一些傳統產業向寧夏轉移,新興產業與寧夏合作發展,加快向西開放步伐?!?·18”海峽兩岸經貿交易會、“6·18”中國·海峽項目成果交易會、“9·8”中國國際投資貿易洽談會、中阿博覽會等商貿活動成為閩寧企業合作的重要平臺。近年來福建企業在寧投資以每年30%的速度遞增。目前,在寧企業(商戶)達5600多戶,8萬多閩籍人員在寧從業。寧夏企業也邁出“走出去”的步伐,寧夏哈納斯集團在福建投資110億元的莆田國家級天然氣戰略儲備基地項目,已列入福建省“十三五”規劃。

項目落地始終是閩寧對口扶貧協作的工作抓手。在閩寧對口扶貧協作第一次聯席會議上,兩省區就明確提出“實行幫扶工作目標管理”,強調“要督促落實雙方有關部門、市、縣和企業達成的扶貧項目”。福建先后累計幫助寧夏發展馬鈴薯、硒砂瓜、中草藥等優勢特色種植82.6萬畝、草畜養殖7.5萬頭(只),完成人工種草42萬畝。菌草技術扶貧是閩寧對口幫扶的特色項目,也是適合寧夏貧困地區的投資小、見效快、輻射廣的到村到戶項目,福建省一直致力于菌草技術向寧夏本土化發展,在貧困地區種菇致富的農民都親切地稱菌草為“閩寧草”。目前,福建在寧夏9個縣(區)建立了食用菌示范點,發展菇農1.7萬戶。彭陽縣經過十幾年的發展,建成寧夏規模最大的食用菌生產示范基地,實現年產值4000萬元以上。寧夏(西吉)閩寧產業園在福建省的幫助下,結合實際,重點布局發展馬鈴薯、胡蘿卜、西芹等優質果蔬和清真牛羊肉為主的特色農產品精深加工項目。2015年,園區建設了精煉胡麻油、芹菜汁、三粉等5個企業項目,年底累計實現產值2.5億元。一大批閩寧對口產業協作項目的實施,使許多貧困群眾逐步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實踐證明,發展是解決一切問題的基礎和關鍵,貧困地區要想拔掉“窮根子”,最根本的還是要在加快發展上做文章。推進東西對口扶貧協作,只有發揮互補優勢,深化產業合作,強化產業帶動,才能不斷拓展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的路子,根本改變貧困地區的落后面貌。

四、秉持親民為民情懷,堅持互學互助,促進了干部觀念更新和作風轉變

擺脫貧困首要意義并不是物質上的脫貧,而是在于擺脫意識和思路的貧困。在對口扶貧協作中,寧夏干部群眾積極學習福建干部群眾的先進理念、致富思路和過硬作風;福建干部牢記省委、省政府“為同一個事業,盡同一種責任,樹同一個形象”的囑托,尊重幫扶對象的主體地位,緊緊圍繞貧困群眾的需求在發展上想辦法、在民生上辦實事。閩寧對口扶貧協作的20年,既是福建的人才、資金、技術、經驗、市場要素植入寧夏發展“肌體”的過程,也是對兩地特別是寧夏干部群眾的思想觀念“洗禮”的過程。

兩省區立足省情、區情,把互派干部掛職作為互學互助的主要途徑。福建先后選派9批140名干部、17批1056人次支教教師和348名醫療專家來寧幫助工作,寧夏也先后選派15批244名干部到福建掛職。通過掛職既鍛煉了干部,也推進了扶貧脫貧事業。第九批援寧工作隊在金融扶貧上,探索創新融資模式,在寧夏彭陽縣、隆德縣支持建立資金擔保池,通過資金擔保的放大效應,帶動更多資金進入扶貧攻堅主戰場。福建安溪茶博網專業技術人員在電商扶貧上,精心指導寧夏同心縣建立了“回回集市”電商平臺,培育了助推經濟發展的新業態。寧夏掛職干部則通過在福建學習產業轉型升級、推進山海協作、發展綠色產業以及打造特色開放型經濟方面的好做法、好經驗,開拓了眼界,轉變了觀念,提升了素質,增長了才干,增強了改變家鄉面貌的緊迫感和責任感。

在對口扶貧協作中,福建干部真扶貧、扶真貧,真情投入、真心付出,展示了優良扎實的作風。先后40多次往返閩寧兩地開展工作的“閩寧友好使者”林月嬋,爭取幫扶資金上千萬元、落實幫扶項目20個、籌資資助140名貧困學生的優秀干部林承祥,經常深入貧困地區指導推廣菌草種植技術、有“菌草之神”美譽的福建農林大學教授林占熺,先后辦理多起重大疑難案件、不幸因公殉職的年輕檢察官林國榮等先進人物和事跡,在寧夏人民心中留下了難以忘懷的記憶。難能可貴的是,不管在寧夏呆多長時間、干什么工作,他們的為民情懷一以貫之,務實作風一以貫之,用自身的行動深刻詮釋了掛職干部親民為民的情懷,展示了福建干部群眾對寧夏人民的深情厚誼。

在長期的對口幫扶中,福建干部深入基層、深入群眾,感受到了寧夏干部群眾推進脫貧致富“領導苦抓、干部苦幫、群眾苦干”的“三苦”精神。福建掛職干部馬國林說,在寧夏的工作經歷給我的人生上了一課,西海固人民一鍬一鍬挖土,用汗水染綠荒山,他們身上那種戰天斗地、堅忍不拔的精神令人敬佩。

實踐證明,推進對口扶貧協作,干部的真心幫扶和無私奉獻是關鍵因素,只有做到急貧困群眾之所急、想貧困群眾之所想、解貧困群眾之所難,把貧困群眾的脫貧致富時刻放在心上、抓在手上,才能引導貧困群眾樹立信心和斗志,帶領群眾最終擺脫貧困。

五、大力弘揚傳統美德,堅持社會參與,凝聚起了脫貧攻堅的強大合力

“人心齊,泰山移”。脫貧致富僅僅靠政府和貧困對象自身是遠遠不夠的,必須更加廣泛、更加有效地動員和凝聚各方面力量參與。閩寧兩省區在推進對口扶貧協作中,始終堅持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注重發揚中華民族扶貧濟困的傳統美德,充分調動社會各方面的積極性,形成全社會參與的幫扶格局。20年來,福建省無償援助各類資金13.43億元,直接參加幫扶的各界人士超過10萬人次。

閩寧對口扶貧協作實施以來,兩省區積極搭建社會參與平臺,培育多元社會扶貧主體,引導和鼓勵社會團體、民間組織、愛心人士通過科技幫扶、公益慈善、投資置業等方式,積極參與援助寧夏貧困地區。兩省區婦聯積極爭取募集資金916萬元,聯合實施了“母親水窖”“小額循環扶貧”“母親健康快車”“春蕾小學”“關愛貧困回族女童”等項目,進一步改善了貧困群眾的生產生活條件。兩省區團委合作,從福建選送500多名大學生到寧夏參加志愿服務工作,貧困地區人才短缺的狀況得到了緩解。廈門大學、福州大學、福建中醫藥大學、寧夏大學、寧夏醫科大學、銀川能源學院等多所高校聯合開展了課題研究、學術交流、實驗室開放、聯合招生和人才培養等多領域合作。福建各級有關部門充分發揮商會、協會組織的橋梁紐帶作用,引導和鼓勵更多企業及個人投資寧夏、投資西海固。在參與寧夏經濟建設的同時,福建企業家還積極投身援建希望學校、資助貧困學生、救助困難群眾等社會公益事業,捐款捐物超過了1.3億元,并設立了“閩商見義勇為基金”。

對口扶貧協作需要根據貧困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不同階段,不斷拓展幫扶協作空間,豐富幫扶協作內容。針對寧夏西海固地區旅游資源豐富、文化底蘊相對深厚的特點,閩寧兩省區積極引導社會資本參與文化旅游資源的開發,實施旅游扶貧“富民工程”,推進“絲綢之路”旅游區域合作,開展兩地特色文化交流,建立雙方媒體聯系互動機制,大力宣傳對口扶貧協作中的典型事跡和先進人物,在推動兩省區文化旅游合作交流的同時,也為調動社會力量參與扶貧協作營造了濃厚氛圍。兩省區建立了社會幫扶激勵機制,對用心用情用力開展幫扶的組織和個人,定期進行表彰獎勵,不斷調動各方面參與社會扶貧的積極性。

實踐證明,深入開展對口扶貧協作,必須充分發揮社會扶貧主體的獨特優勢,喚起全社會幫貧濟困的熱情,動員社會各方面共同參與,形成與貧困決戰的強大合力,才能取得脫貧攻堅的更大勝利。

承前啟后創大業,繼往開來譜新篇。當前,閩寧對口扶貧協作已經站在了新的起點上。我們要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認真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積極搶抓“一帶一路”戰略機遇,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略,拓寬協作空間,深化產業對接,推動社會扶貧,以更加開放的思想觀念、更加執著的奮斗精神、更加扎實的工作作風,推動閩寧兩省區在更廣闊的平臺上牽手合作,開創閩寧對口扶貧協作新局面,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

 

中國進出口銀行領導一行調研哈納斯

国产三级成人不卡在线观看-日产2021乱码一区-亚洲成a人无码亚洲成a无码-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视频